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55小說網 -> 北宋大表哥 -> 北宋大表哥的最新章節目錄 -> 第五百七十一章 越人歌

第五百七十一章 越人歌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這時已經是傍晚時分,李璋剛回到客棧,卻接到李植送來的信,這讓他也有些奇怪,當下從老刀手中接過信打開,老刀這時也好奇的伸頭觀看,李璋也沒有避開他,不過當看到信上的內容時,他的臉卻一下子變得難得起來。

    “這個李植真的看上老爺了,竟然在東碼頭的如意樓等候老爺您!”老刀這時也笑嘻嘻的開口道,自從得知那們李植有問題后,他就似乎對這件事十分的感興趣。

    “你這么熱心干嘛,你想去?”李璋當即白了老刀一眼道,今天剛一起游玩過,但是李植卻又忽然約他去那個干什么如意樓,而且也沒有提到其它人,顯然是想和他單獨相見。

    “我這把老骨頭就算去了人家也看不上啊,還是老爺您英俊瀟灑,簡直男女通吃啊!”老刀這時沒個正經的開玩笑道,他是家里的老人,李璋也從來沒把他當成下人,所以老刀才會毫無顧忌的開李璋玩笑。

    “你不去也得去,我肯定是不會去的,你親自去告訴對方,就說我玩了一天太累了,現在已經睡下了,另外再告訴他咱們這兩天就準備離開永城了!”李璋當即再次開口道。

    “老爺您要回去了?”老刀聽到李璋的話也露出惋惜的表情問道,畢竟他還沒看夠戲呢,特別是自家老爺竟然會吸引一個好男風之徒的愛慕,這可是件難得的八卦。

    “事情已經辦完了,當然要回去。”李璋這時卻頗為輕松的道。

    今天的野營讓他收獲極大,特別是從鄭關口中確認了李植好男風的事,再加上李植這段時間對自己的表現,更讓他確信對方的性取向的確有問題,所以他已經可以回京城向趙禎稟報了,自然也沒必要再呆在永城了。

    聽到李璋這么說,老刀也沒有再開玩笑,當下答應一聲就出去了,而李璋則呆在房間里想著心事,他現在考慮是不是要去曹家一趟,畢竟好不容易來一趟,而且他對曹氏父女也十分的好奇。

    老刀去了很長一段時間才回來,并且又帶回一封李植給他的信,這下李璋也是皺起眉頭,不明白李植這是搞的什么鬼?不過他還是把信打開,結果剛看到前幾句,卻是雙手一合把信揉成一團給扔了出去,臉色也變得比鍋底還黑。

    李植這次的信上只寫了一首古代的民歌,名字叫《越人歌》,而這首民歌則是一曲同性戀的贊歌,簡單來說就是地位低下的男子喜歡上一位王子,然后向王子求歡,結果王子竟然不顧身份的差距接受了對方的愛意,后來也曾經被一些同性戀引用,而李植給李璋寫這首《越人歌》,意思也就不言自明了。

    老刀剛才依然在偷眼觀瞧著信上的內容,幸好他是個武人,雖然認識字,但卻不懂《越人歌》的內涵,所以這時也不知道李璋在生什么氣?

    不過李璋在生過氣后,卻忽然心中一動,當下走過去把揉成一團的信再次撿了起來,并且展平后放到信封中,口說無憑,自己雖然相信李植是個同性戀,但之前并沒有什么證據,除非是把鄭關抓到京城做人證,但到時趙禎派自己來調查曹小娘子的事可能就要鬧的人盡皆知了,但現在他手中的這封信卻是個難得的證據。

    想到了這里,李璋也是長出了口氣,甚至他都想馬上動身回京城,不過想到曹氏父女,他忽然覺得應該去見一見對方,特別是曹玘這個人,到底是有什么樣的膽子,竟然讓他做出欺瞞皇帝的事?

    第二天一早,李璋讓人準備了禮物,然后乘著馬車來到曹玘的家門前,隨后他讓人送上拜帖,這次他依然用的是李瑋的名字,而且還假稱自己是曹佾的好友,還帶來了曹佾最近的消息,畢竟現在曹家門庭若市,若是一個陌生人的話,恐怕曹玘根本不會見他。

    果然,李璋的拜帖剛送進去沒多久,一個曹家的管事就請他進去,并且還是曹玘親自接見他,李璋邊走邊打量著曹家的裝飾,從外面看曹家已經有些破敗,不過現在曹家有了崛起的希望,所以家中也做了一些修飾,甚至有些地方已經有工匠在修補了,隱約已經能看到一個后族的崛起氣象。

    不一會的功夫,李璋被下人帶到前院的一處側廳,當他邁步走進去時,只見一個五十左右的男子正坐在那里喝茶,男子相貌清古、頭發花白,精神極為健碩,甚至從長相上來看,倒是與曹佾有些相像,不用問肯定就是未來的國丈曹玘了。

    “晚輩李瑋拜訪曹叔父!”李璋這時上前行禮道,曹玘即將是趙禎的老丈人了,自己叫一聲叔父也是應該的,而且對方的兒子曹佾本來應該得道成仙的,但卻被自己忽悠去了軍隊,雖然立下不少軍功,但也受過傷吃了不少苦,從這點上來說李璋還欠曹家幾分。

    “李小哥不必多禮,快快請坐,不知你與吾兒是怎么相識的?”曹玘這時也十分客氣,畢竟曹佾是他的長子,而且也是他最喜歡的兒子,本來家業都需要曹佾來繼承,只是現在曹佾去了軍中,一整年沒有消息也是常有的事,為此他也十分的擔心,所以在得知兒子的朋友前來時,他也立刻接見了對方。

    “不瞞曹叔父,在下家中在西北有些產業,我也曾經去過西北,于是在興州與曹兄結識,所以他就托我給家中報一聲平安,剛好我又路過永城,所以就親自來府上拜訪了。”李璋這時也笑著開口道。

    “那我兒有沒有信帶回來?”曹玘這時再次追問道,臉上也滿是關切的表情,雖然他女兒馬上就是皇后了,但對于他來說,兒子才是傳承香火的人。

    “這個……本來曹兄是要寫信交給我,但他第二天忽然接到接令,只能托我給家中帶個口信,現在他應該駐扎在白馬城那邊,之前曾經多次斬殺黨項人,立下了不少戰功,現在升任軍指揮了。”李璋當然沒有曹佾的信,但他說的卻都是實情,畢竟曹佾是武學畢業的,他在軍中的升遷李璋也是最清楚不過。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天朝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