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55小說網 -> 劍徒之路 -> 劍徒之路的最新章節目錄 -> 第976章 大勢

第976章 大勢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那條奇怪的單人小型渡空浮筏,給了李績極大的驚喜,甚至,驚喜的過了頭,驚喜的他都有些無法掌握這條獨特的浮筏。

    也怪偃修門徒太過高看他的能力!他們又哪里知道青空烏鴉在斗戰上,在殺人上是把好手,而在修行中的其他方面卻是渉獵甚少,甚至可以說遠遠不及正常普通元嬰的水平。

    偏科偏的太厲害!除了陣道上還有些心得外,其余的修行輔道幾乎一竅不通,比如煉丹,制器,畫符,就更別說那些旁門詭道的東西了。

    浮筏的煉制,需要很多輔道方面的能力,最重要的是制器,材料,陣道等,李績雖也算粗通陣道,可基本上是專注于引靈聚靈陣,而不是攻擊防御動力虛幻等實用法陣,每一門輔道都是博大精深的,修士專修一項都未必能精通,

    比如仙去的安真人,煉了一輩子丹,但實際上他最拿手的,也不過是幾個方面,很多大藥寶丹他也無能為力;

    煉制浮筏,需要專業技能!相對應的大型器物煉制手段,各種材料的融煉技術,動力法陣的布設,千頭萬緒,煩不勝煩,這也是李績懶的自己親自上手的原因。

    但不管如何艱難,一般的元嬰修士都會對各種輔修之道有基本的渉獵,然后從中選取最喜好,最有潛力的一項來發展,所以他們也許做不到自己煉制浮筏,但看懂一些基本操作原理是可以的,而李績,連做到這一點都很困難。

    他需要一點一點的摳,好在他有的是時間。

    李績不知道的是,這條渡空浮筏是定勝天精工閣機械制造的巔峰之作,其中蘊含了許多極特殊的能力,甚至是躍遷進莫名空間的能力,偃者們是想給他一個慢慢的,長久的驚喜,卻不知道在這個一竅不通的烏鴉手里,驚喜也可能變成意外!

    野蠻的操作,自以為是的理解,自持實力了得,修真世界和科學世界之間思想的碰撞,都有增加變數的可能,而李績,卻幾乎占全了這幾個方面!

    ………………

    深空中的日子,過的極慢,也極快!

    李績在天外天整日琢磨意境融合,試飛浮筏,調教玩偶,日子過的很是充實,

    但在青空界外的領域中,卻沒有天外天的平靜!

    太清教的抱缺子真君,上清觀的貝葉真君,玉清門的羽落真君,軒轅的三秦,太乙天門的雷陽子,大覺禪寺的林下僧,六道神識,都是青空界域頂級大派的陽神真君,在領域內開了個碰頭會,

    “鼎新聯合定勝天界,大歡喜界,陀倮僧界,傳須下界,向我青空界提出參與青空峰會的要求,諸位怎么看?”這是太清抱缺子的聲音。

    “附帶何要求?”雷陽子一語點破。

    “說是有外系遠客前來觀瞻,因是初訪,層次定在元嬰,我夜觀天象,他們說的,應該便是流竄星域天狼吧?”玉清羽落話雖帶疑問,但他觀天象,那是不會錯的了。

    “怎么來?”三秦直指核心。

    “由無上建立反物質法陣,虛空渡引!”抱缺子回道。

    反物質空間,空間大道中極特殊的存在,不存于現世,就象青空的反物質投影空間流亡地一樣!

    通過反物質空間,修士趕遠路便可少了許多奔波之苦,但這樣的方式可不是隨便什么人都能使用的,便是陽神真君,也是極為勉強的,需要超強的境界修為,極為精深的陣法理解,精通空間大道等等,

    青空諸派中,便在座這六位真君,其實也是沒能力遙設法陣,虛空接引,做到這一步,需要更高境界的老祖出手才行;無上道德真宗要在青空領域內布接引法陣,當然不可能派個五衰老祖來,所以這一建議,也有自耀宗門實力底蘊之嫌。

    左周第一大派,非他人所能望其項背!

    “哼,這是向我青空示威?還是引狼入室?”雷陽子神識中帶著不悅!

    沒人愿意接受這樣的脅迫,無上道德真宗在長柄六星翻不起這樣的大浪,因為那里不僅有兩個死對頭劍修界域,還有桀驁不馴的十字星,陰陽怪氣的高昌鬼界,油鹽不進的古佛,捉摸不定的冥王星界,它根本控制不了局勢。

    可大勺八星卻是它的傳統勢力范圍,有幾個鐵桿盟友,還有幾個騎墻派,所以,聯合諸界施壓,便是想借青空峰會之名,給最近跳的比較歡的青空修士一個教訓。

    當然,說青空跳的歡,不如說軒轅跳的歡,說軒轅跳的歡,不如說烏鴉跳的歡--這些,也只是表象。

    當初大象也跳的很歡,怎么就沒引出無上這么大的陣勢了?其實更深層次因素還是青空三清拒不合作,又臭又硬的作派!

    雖然在青空界修士看來,三清又老派又孤傲又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德行,著實讓人作嘔,但三清確實是傲在了骨頭里,不僅傲在界域,還傲出了天際,估計就算在宇宙中,也沒他們看的上的道統,這份自大,也是前無古人的。

    打壓軒轅是明,警告三清在暗,無上的算盤很精細,正是借宇宙兇頑天狼一族來借題發揮。

    “如果我們不同意,他們不可能成功布陣!你三清有何章程?”三秦問道。

    抱缺子的聲音飄渺,他和三秦是數千年的老朋友了,如何不知道這人平靜外表下的憤怒?

    他三清也不是傻的,其實面對無上的侵略性壓迫,他法修道統才是壓力最大的,還是那句話,同質排斥!劍修再難,道統不同,總不至于就沒了傳承,總有愛劍之士投靠;他三清若歸了無上,時間便是軟刀子,數千上萬年后,人家就只知道無上道德而不知三清矣!

    “我等能阻他領域內布陣,也能阻他在周圍空域布陣,但又如何阻得他在星系內隨便找個地方布陣?

    與其被動尋找,就不如大大方方放他進來!不就是些天狼崽子么?依靠天狼兇名,就能嚇塌我青空修士的脊梁了么?

    放他進來!無上之人先不說他,先把狼崽子搞死幾個,也讓他們知道我青空對外的態度!

    我等諸派平時一貫自詡了得,元嬰之輩英才輩出,這次就讓他們死個心服口服!

    三秦,你軒轅那只烏鴉,該放出來咬人了!”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天朝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