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55小說網 -> 我能釣到鯤 -> 我能釣到鯤的最新章節目錄 -> 第三十四章 江小嫻的親爹!

第三十四章 江小嫻的親爹!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瘋子,瘋子,你知道我是誰嗎?你知道我爸是誰嗎?動我一根寒毛,你絕對活不到明天。”

    逃與不逃,面子與腿,被江立選中的青年心里糾結,最終還是選擇硬懟。

    他心中有僥幸,僥幸前兩個都是演戲,和諧法制社會,吹牛裝嗶的很多,真有幾個敢明目張膽的動手?

    戲演的真像那么回事,也不過是讓已經出錢買湯的人不敢退。

    自己不是托,自己的老爸也絕對有實力弄死一個人,一句話喊出,壓抑在心里的恐懼被釋放,青年突然就堅信自己不會有事。

    江立拿著手機走近。

    青年更加叫囂。

    江立搟面杖斜向下掃去。

    青年驚嚇的尿了,腿還是折了。

    已經出手了,江立就沒打算手下留情,說要打斷腿,就打斷腿。

    這飯店要持續開下去,就必須有威懾力,牛馬蛇神本就多的世界,沒有威懾力,那就可能什么阿貓阿狗都來鬧。

    “啊!啊!啊!”

    餐館里再多一種音質的痛叫。

    被分好魚湯的五個姑娘聽著痛叫,看看地上痛滾的三人,再看眼前清透如水的魚湯,怎么都做不到低頭喝一口。

    這比傳銷還恐怖啊!

    光明正大的殺雞儆猴,用暴力手段讓人不敢退貨啊!

    “這一杖怎么樣?兄弟姐妹們看看,這搟面杖已經打開裂,來,兄弟們,燥起來,再來幾個佛跳墻,下一次,主播我直接打爆這搟面杖!”

    江立把搟面杖特寫,在直播間熱情直播道,而他話落,直播間里佛跳墻連出十多個。

    看戲不怕事大,就怕戲不夠精彩。

    而且,江立直播的確實足夠讓人熱血沸騰,比原先主播扭扭捏捏,只會嘴,不會手強多了。

    觀眾不怕事大,他江立也不怕事大,看到直接間的佛跳墻,微微一笑,目光開始在餐館內轉。

    直播的有點起興,忘記哪一個是在剛才叫的歡快了。

    這一次,看到江立的目光,有人退了,三兩步退到門口,一拉門就跑了出去。

    不過,有的人退,更多的人卻是在江立的眼神下怒了。

    “馬嗶的,會點功夫了不起嗎,這里這么多人,不信整不死你。”

    “兄弟們,看不慣他的就跟我一起干他。”

    “兄弟們,這家伙絕對是個黑社會,搞死也不犯法,搞他。”

    幾聲大喊,瞬間又五六個人抄起板凳向江立涌來。

    “熱鬧了!”

    江立身心在瞬間熱了。

    手中搟面杖一轉,直接迎了上去。

    泡過藥浴之后,就發現身體已經和以為不一樣了,他一直想試試這身體究竟厲害成什么樣了,現在終于有機會了。

    “握草NM!”

    第一個上來的人一聲怒吼,板凳朝著江立直砸而下。

    江立身體側轉,躲開凳子的同時,手中的搟面杖直砸對方大腿。

    砰!

    一聲悶響,解決一個。

    呼呼!

    第二條板凳朝著江立腰部橫掃而來,江立一腳踢出,踹在先前被打一杖還沒來得及倒下的青年身上,身體借力后退,躲開凳子的同時,搟面杖也再次甩出。

    砰!

    解決第二個。

    眨眼時間,原本江立一人裝嗶的餐館,就變成了幾個人配合江立裝嗶。

    江立騰挪躲閃加攻擊,如同武俠電影里的高手主角,一棍解決一個,當第搟面杖在一個人的膝蓋上爆斷后,他隨手拿起一把凳子。

    凳子在手,那就像鎧甲勇士變了身,更加威猛。

    砰!

    一凳子直接砸飛一個。

    沒有出手的人眼皮跳了,正要出手的人,手上還拿著凳子,身體卻忍不住往后退。

    媽蛋的,這人不僅厲害的離譜,還根本不把人當人看啊。

    “嫻,嫻姐,那是你弟弟江立?”鄧大福看著江立,聲音顫抖。

    這樣的江立和在廚房的江立比起來,恐怖的簡直讓她身體顫抖。

    江小嫻沒理會鄧大福,她一雙好看的眼睛冒著光看著江立,思緒還在回憶。

    “我真是你親爹!”那個老道士很氣,不長的胡子都在抖動。

    “你把身后的鐵絲給我看下,我就信你。”十五歲的她,很鎮定。

    “什么鐵絲?”老道士又變得有點懵。

    “你從五樓下來的鐵絲,也叫威亞。”

    “……,你覺得我從五樓下來需要威亞?我告訴你……”

    “拿不出威亞就算了,再見。”十五歲的她,很干脆。

    “……等等,我真是你爹,你看這個項鏈吊墜,你也有一個的,可以和這個完美契合,這是我當初……”

    “你看我這脖子上有項鏈?”

    “……,你這孩子怎么這么嗆人呢?能不能讓我把話說完?”

    “我要回去唱歌跳舞彈鋼琴,很忙,沒空。”

    “……,你五歲那年把那個項鏈給你現在的媽媽了,并告訴她,你沒有其他爸爸媽媽,也讓你現在的媽媽不要再說這個事,你現在的媽媽寫信都把這個事情告訴了我,你看,這是她寫的信,有這個,你總該信了吧?”

    十五歲的她,很鎮定的看完了那封信,“你來找我做什么?”

    “你爹我把山上的事情解決的差不多了,來接你回山上學些東西,可以讓你在這個世界上不受人欺負的東西,你爹我也有些別人都沒有的本領,也要傳給你,學會這些東西,你在這個世界上就是金字塔頂尖的存在。”

    “我對這些沒興趣,我要做大明星,我的時間都要用實現這個夢想,我那個笨弟弟沒什么藝術細胞,讀書也不行,你要真有什么本事,可以傳給他。”

    “那怎么行?他是外人……”

    “他是我弟弟,唯一的弟弟。”

    “他雖然是你弟弟,但并不是你親弟弟,跟你,跟我,沒有血緣關系,這些東西,也不可能傳給他。”

    “哦,再見,祝你早日找到你女兒。”

    “你……”

    ——

    “那魚湯和這一身功夫,都是他教的嗎?這么多年不聲不響,卻真的做了我的要求嗎?”思緒告一段落,江小嫻心里輕念,輕念完,嘴角不自覺的露出一絲微笑。

    “以后這餐館里,我說什么就是什么,不服可以來干。”江立凳子橫擺在身側,一腳踩上,霸氣凌人。

    “……”餐館鴉雀無聲。

    滴~嗚~~滴~嗚~~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天朝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