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55小說網 -> 豐碑楊門 -> 豐碑楊門的最新章節目錄 -> 第0841章 改天換地(今晚一更,有事要出去一下)

第0841章 改天換地(今晚一更,有事要出去一下)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巍峨汴京城,潺潺金水河。

    昔日的繁花似錦,早已一去不復返,反倒是多了一絲暮氣。

    臨街的青樓紅館內,清倌人們猶抱琵琶半遮面,淺唱青吟,臺下的文人士子們,拍著手大聲叫好,不時的還扔出幾貫錢打賞。

    婉轉的歌聲,飄蕩在汴京城的上空,飄蕩在金水河上。

    一葉扁舟。

    就在這醉生夢死的暮氣中,緩緩駛入了金水門。

    沒有人知道,這一葉扁舟駛入金水門,將會給宋國造成多大的震動。

    守衛金水門的將士們,瞧見了扁舟上側臥的老者以后,一個個乖巧的站在一邊規規矩矩的施禮,然后恭送那一葉扁舟向城內駛去。

    扁舟上的老者雖然已經卸下了所有官爵,可是他的余威猶在。

    只要他老人家愿意,動一動手指頭,依然能像是碾死螞蟻一樣碾死他們。

    垂拱殿。

    已經三日三夜沒有休息的趙德芳,赤紅著雙眼在龍案前發呆。

    殿前侍衛將一側消息告知了伺候趙德芳的宦官。

    宦官小步疾走到趙德芳身邊,一臉喜氣洋洋的道:“恭喜陛下,賀喜陛下,趙普趙相公找著了。”

    趙德芳微微回神,瞳孔驟然放大,狂喜的站起身,“真的?快速速請趙愛卿入宮。”

    宦官躬身笑道:“回陛下的話,趙相公已經在宮門口恭候多時了。”

    趙德芳狂喜之余,感慨道:“趙愛卿不愧是我大宋的棟梁,快請他進來……”

    說完這話,趙德芳又補充道:“你在去御膳房,讓御廚準備一些趙愛卿愛吃的酒菜,等趙愛卿到了,一并端上來。

    朕要跟趙愛卿邊吃邊聊。”

    趙德芳對趙普的禮遇,可以輕易的看得出趙德芳對趙普的重視。

    這幾日。

    燕國兵馬南下,宋國風雨飄搖,江山岌岌可危。

    實在是把趙德芳弄的焦頭爛額。

    滿朝文武,除了出一些不靠譜的主意以外,基本上沒起到多大的作用。

    如今趙普這個頂梁柱終于到了,趙德芳心里下意識的也松了一口氣。

    年邁的趙普穿著一身布衣長衫跨入到垂拱殿的時候,趙德芳又重新恢復了他皇帝的威嚴。

    他高坐在龍椅上,高不可攀。

    在他面前的龍案上,擺滿了吃食。

    山珍海味,應有盡有。

    龍案下,擺著一張長形方桌,桌上也擺著一些誘人的山珍海味。

    趙普瞥了一眼桌上的山珍海味,并沒有太多表情,他在趙德芳逐漸裂開的笑容中,躬身施禮,“外臣趙普,參見大宋皇帝陛下。”

    “外臣?!”

    趙德芳臉上的笑容驟然一僵,他緩緩站起身,渾身顫抖道:“趙普……你剛才說什么……再說一遍……”

    趙普不卑不亢道:“外臣趙普,參見大宋皇帝陛下。”

    “你!你!”

    趙德芳一臉難以置信的看著趙普,手指顫抖的指了半天趙普,最終一屁股癱坐在了龍椅上,憋著眼眶里委屈的淚水,沉聲低吼,“趙普,連你也背叛了朕,投了燕國?”

    趙德芳此刻,再也沒有剛才的欣喜,反而多了一些凄涼。

    趙普不卑不亢的道:“良禽擇木而棲,良臣則主而侍。”

    趙德芳咬牙切齒的質問,“你是說,朕是一個昏君,不值得你輔佐?”

    趙普微微搖頭,道:“不敢,外臣只是看到了陛下桌上的熊掌燕窩以后,有感而發。陛下在汴京城里衣食無憂,餐餐豪奢。百官們在汴京城里,飲酒作樂,押妓作樂,紙醉金迷。

    有幾個人在意,遠在數百里外的州府,黑心的縣令知府,加稅加到了三年以后,逼得百姓食不果腹。

    又有幾個人在意,國將破碎,山河將亡?

    燕王在江寧府內陳兵數十萬,隨時可以北上。

    北涼王陳兵數十萬,已經拿下了整個太原府,兩日之內,就能殺到汴京城。

    大理王拿下了整個川蜀,四日內就能率領兵馬,殺到汴京城。

    近百萬兵馬,隨時都能殺進汴京城。

    而在這個時候,滿朝文武大部分都在吃喝玩樂。

    陛下,你告訴我,這江山該怎么輔佐?”

    趙德芳被趙普質問的面色漲紅,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山河破碎在即。

    這時候急的,大概也只有他趙德芳一人吧。

    真到了楊七兵臨城下的時候,除了少數真正忠君愛國的人,會陪著趙德芳殉葬外,絕大多數的文武官員們,大概會投靠楊七,然后繼續以前的活法。

    反正在這個年代,知識分子是稀有產物。

    楊七必須用到他們。

    趙德芳頹廢的坐在龍椅上,一臉失魂落魄。

    趙普再次躬身施禮以后,朗聲道:“外臣此番出使宋國,是為了平息兩國干戈而來。”

    趙德芳緩緩抬起頭,瞥了趙普一眼,頹廢的道:“平息兩國干戈?呵呵……”

    趙德芳譏諷的笑道:“楊延嗣會有這么好心?他不會是想讓朕效仿柴氏,讓位給他?朕可以明確的告訴你。這不可能。”

    趙普搖了搖頭,不咸不淡的將楊七的三個條件告訴給了趙德芳。

    趙德芳聞言以后,一臉惱怒的道:“讓朕去帝號,降為王爵?這和讓朕讓位,有何兩樣。朕絕對不答應。”

    趙普苦笑著搖了搖頭,由衷的說道:“雖然外臣已經不再宋國為官,但是作為舊臣,多少還留有一些情分。外臣不得不提醒陛下一次,這恐怕是宋國唯一的機會。

    錯過了這個機會,宋國只怕真的就要除名了。”

    趙德芳憤怒的站起身,沖著趙普喊道:“你給朕滾出去!這里是我大宋的朝堂,哪有你說話的份兒?!”

    趙普抬起手,拱了拱手,一甩袖袍,頭也不回的離開了垂拱殿。

    “嘭!”

    趙普前腳剛走出垂拱殿。

    憤怒的趙德芳就把龍案上的菜肴一袖子全掃到了地上,然后惱怒的嘶吼道:“都是混賬!”

    趙普耳聽著背后趙德芳的憤怒之音,嘴角勾起了一絲譏諷的笑意。

    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

    楊七和趙德芳,真的是天壤之別。

    一個像是雄霸九天,照耀萬里的驕陽。

    一個像是猶抱琵琶半遮面的皎月。

    皎月又豈能與驕陽爭輝?

    趙普大踏步的離開了垂拱殿。

    出了皇宮。

    他并沒有隱瞞自己的行蹤,自然引起了許多有心人的主意。

    其中就包括丁謂。

    當丁謂等人得知了消失了不到一個多月的趙普重新出現在皇宮以后。

    當即,召集了所有的朝臣趕往了皇宮里去求見趙德芳。

    其目的就是為了談聽清楚趙普跟趙德芳究竟聊了什么。

    若是趙普要重新復位的話,那他們這些人怎么辦?

    然而。

    等他們進入到了皇宮,了解清楚事情的真相以后。

    一個個全都瞠目結舌。

    連趙普這種三朝老臣都投了楊七,這無疑像是一個重磅炸彈,震的朝野內外一片嘩然。

    嘩然過后。

    自然不可避免的針對楊七的三個條件進行了商討。

    最終商討的結果。

    完全跟趙德芳答復趙普的不同。

    三個條件。

    朝臣們經過商議以后,一個不差的全部答應了。

    并且,經過他們一番勸諫。

    趙德芳也被逼著硬著頭皮答應了此事。

    距離趙普之前進宮不到三個時辰后。

    趙普重新出現在了垂拱殿。

    這一次他是被趙德芳特意派人請回來了。

    龍椅上的趙德芳,早就沒了帝王之威,看起來像是一只斗敗的公雞。

    “燕國的三個條件……朕答應了……”

    趙普沒料到,結局再一次讓楊七給猜中了。

    原本他以為還要多費一番唇舌,可是他沒想到,朝廷居然這么輕易的就妥協了。

    突然間,趙普心里有種恨其不爭的念頭。

    他也開始明白了一些楊七之前在江面上說的那一番話。

    倘若今迫趙德芳的人,從楊七換成異族人,結果是不是也大同小異?

    真到了那個時候,漢家男兒還有何尊嚴可言。

    趙普終于明白了楊七的所作所為。

    所以他心里恨其不爭的念頭只是一閃而過。

    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懲罰犯錯的后輩的狠辣。

    趙普沖著趙德芳微微拱了拱手,不咸不淡的道:“既然貴國答應了我燕國的要求,那就請貴國國主,擺明車馬,前往江寧府,向我國陛下表明臣服。

    并且自即日起,去帝號,以王爵自居。”

    翌日。

    清晨。

    天剛亮。

    守衛在汴京城里的禁軍將士,以及各級的護龍衛,拱衛著趙德芳的車架,浩浩蕩蕩的離開了汴京城。

    趙德芳這一走,汴京城的百姓有點慌。

    百姓們都以為楊七要打過來了,趙德芳逃了。

    所以一個個在趙德芳走后,拖家帶口的也往城外跑。

    一時間。

    繁華的汴京城徹底亂成了一團。

    若不是開封府府尹出來澄清了謠言的話,恐怕汴京城里的百姓們非逃走一半不可。

    趙德芳的車架出了汴京城以后,一路急匆匆趕路。

    星夜兼程下,歷經數日,到達了江寧府外。

    禁軍將士被擋在了江寧府外。

    徒留下趙德芳,帶著一行文臣,進入到了江寧府。

    江寧府內。

    曾經被戰火燃燒過的南唐皇宮,經過了一番修繕。

    依然富麗堂皇。

    楊七到了江寧府以后,就一直居住在南唐皇宮里。

    并且,在他入駐江寧府城的時候,還特地為這一座大城改了名字。

    金陵。

    又名南京。

    屬于燕國的陪都南京。

    巍巍金陵城。

    其奢華程度,并不遜色汴京城。

    甚至比汴京城還奢靡。

    金光燦燦的皇宮。

    數萬的將士把守著。

    皇宮內。

    最大的大殿內。

    扎馬合勇士們守在大門兩旁。

    楊七身穿一身龍袍,高坐在龍椅上。

    在他下首的分別是呂端、楊二、楊三等人。

    似乎為了見證今日這個特殊的時刻。

    陳琳專門從南國趕了過來,陪在楊七身邊。

    一切禮節準備就緒以后。

    楊七沖著身旁的陳琳點點頭。

    陳琳甩了甩拂塵,聲音尖銳的喊道:“宣宋國國主趙德芳,覲見。”

    沒過多久。

    屈辱的趙德芳等一眾宋臣,在趙普引領下,進入到了大殿內。

    趙德芳入殿以后,屈辱的拱手施禮,“外王趙德芳,拜見……拜見……”

    趙德芳猶豫了很久,還是喊出了那兩個字。

    “陛下!”

    這一聲陛下。

    代表了太多太多。

    它代表著從今日起,大宋將不復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名叫宋國的藩屬。

    它代表著趙氏皇族,從今日以后,將不復存在,以后這片大地上,只有趙氏王族。

    它代表著,另一個名為楊氏皇族冉冉升起。

    它代表著,一個名叫大燕的帝國,從今以后將威震四方。

    它代表著一個時代的結束,也代表著一個時代的開始。

    總之,它代表了太多太多東西。

    在場的,沒有任何一個人為此感到高興。

    即便是自此以后,燕國將會雄霸天下,燕國的君臣也沒有感到多少欣喜。

    前車之鑒,后車之師。

    今日的宋國,難保不會成為他日的燕國。

    他們還有很多很多事情要做。

    楊七緩緩起身,他沒有奚落趙德芳,也沒有鄙夷趙德芳。

    在他眼里,趙德芳的這一聲陛下。

    代表的不僅僅是一種遵從。

    更重要的是,原本屬于趙氏皇族的一種責任,落在了他的頭上。

    這個責任,就是振興民族。

    以前在誦讀一位偉人的名言的時候。

    楊七并不能感受到其中沉甸甸的責任。

    直到這一刻,他終于感受到了。

    這一句名言就是:為中華崛起而讀書。

    他此時此刻能說的,就是為中華崛起而奮斗。

    讓中華屹立在世界之巔。

    這一刻,這個責任將落在他的肩膀上。

    沉重的責任,讓楊七一瞬間似乎成熟了不少,他挺直腰身,緩緩抬手,對趙德芳道:“平身吧……”

    待到趙德芳直起身以后,楊七已經重新坐在了龍椅上。

    楊七看了身旁的陳琳一眼。

    陳琳會意,前行了兩步,從龍案上取下一封詔書,當殿宣讀道:“奉天承運,皇帝詔曰:宋帝今日來降,免去了天下數萬萬百姓免遭戰亂之苦。

    朕念及宋帝功德,特敕封宋帝為宋王,號宋國國主。

    自此以后,黃河以西,長江以北,為宋國國土。

    宋國世代皆為燕國藩屬。

    宋國常設兵馬,不得超過二十萬。

    一旦遭遇外敵入侵,宋國常設兵馬,必須聽從燕國調遣。

    自此,天下皆以燕國為尊!

    欽此!”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天朝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