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55小說網 -> 往生門扉 -> 往生門扉的最新章節目錄 -> 第六十六章 故事的開始卻已是結束(大結局)

第六十六章 故事的開始卻已是結束(大結局)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木葉歷60年。

    又一屆新生從忍者學校畢業。

    “卡卡西,你上次遞交了申請,想要暫且壓下暗部部長的工作,去當指導老師?”

    水門一臉疑惑地看著眼前這個銀白色頭發的青年男子,有些不解。

    “嗯,暗部的工作我已經做了十二年了,有些累了。當個老師放松一下也不錯。正好水門老師你的兒子和鼬的弟弟都畢業了,我去教導他們一下,也是件趣事。”

    看著青年男子那一臉的笑意,水門有些無奈。

    “那暗部的事情怎么辦?”

    “這個不用擔心,止水已經完全可以管理暗部了,他可以幫我處理。”

    見青年忍者都已經做好了準備,水門也只能無奈地嘆了口氣。

    “好吧。既然你難得提出這樣的要求,那我也就不反對了。”

    “多謝火影大人。”

    青年忍者笑了笑,朝著水門鞠了一躬。

    “沒什么事情的話,我就先走了。”

    “等一下!”

    青年忍者剛想離開,卻被水門叫住。

    “扉流,十二年過去了,你還放不下嗎?”

    青年忍者愣了一下,原本要離開的腳步也停了下來。

    這個名字,已經很久沒有人叫過了。

    大多數人都以為活下來的是卡卡西,而不是扉流。

    但水門知道那一天到底發生了什么。

    “啊,我早就放下了。水門老師。”

    扉流仍是那淡淡的笑意,說不出的深意。

    “那你為什么還要用卡卡西的身份?”

    “有關系嗎?水門老師。名字不過是一個代號而已。我還是我,只是換了一個符號而已,卻好像是兩個人活著一樣,不好嗎?”

    水門一時間無言以對。

    “那么,再見了,水門老師。”

    扉流笑著離去,打開了房門。

    那一刻,陽光普照,處處都是光明。

    看著扉流離去的身影,水門搖了搖頭。

    “真是個倔強的小子。”

    木葉忍者學校。

    “聽說了嗎?這次當我們指導老師的,是一個很厲害的忍者。”

    鳴人鬼頭鬼腦地說著,目光在小櫻和佐助身上不斷變化。

    “恩恩,我也聽說了,就是不知道長什么樣子。”小櫻興奮道。

    “哼,反正再厲害也不會有我哥哥厲害。”佐助傲嬌道。

    三個人嘰嘰喳喳地談論著,一個小時過去了。

    “不管厲不厲害,但是這也太慢了吧?我們都等了一個小時了,別的班早就走了。”鳴人抱怨道。

    佐助默不作聲,但也有些坐不住了。

    小櫻花癡地看著佐助,并不在意。

    鳴人有些忍不住了。

    “不行,遲到的人,要給他一點懲罰!”

    鳴人說著,拿著粉筆擦放在了房門上。

    “鳴人,這樣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等著看那個遲到老師出糗吧!”鳴人偷笑。

    佐助不屑地哼了聲,說道:“無聊的惡作劇,上忍怎么會中這樣的陷阱。”

    話還沒說完,銀白色的身影便開了門。

    粉筆擦掉落,不偏不倚地砸在了那銀白色的頭發上。

    “哈哈哈!他上當了!”

    鳴人捧腹大笑。

    佐助難以置信地別過頭去。

    打臉打得太快,讓人有些措手不及。

    小櫻連忙道歉道:“老師,我阻止過鳴人的。”

    扉流的目光在三人的身上轉動,隨即笑道:“怎么說呢,對你們的第一印象,還挺糟糕的。”

    三人心中一驚。

    “走吧,上天臺介紹一下自己。”

    天臺上,扉流朝著三人做出了自我介紹。

    “我的名字呢,叫做旗木卡卡西,喜歡的東西和討厭的東西,沒有。未來的夢想嘛……興趣嘛,當然是很多。”

    “什么嘛,最后我們還不是只知道了你的名字。”

    面對小櫻的吐槽,扉流并不在意,只是笑著看著遠處的火影巖。

    十二年了啊,時間過得好快。

    眼前這三人是曾經那動漫的主角。

    只是如今世界已經不需要他們去拯救,他們也過上了普通人的生活。

    鳴人有水門和玖辛奈的照顧,自然過的很好。

    宇智波一族沒有滅亡,佐助也不用背上仇恨。

    再加上鼬的寵愛,都快變成傻白甜了,當然,那股子傲氣還是保留了下來。

    哥哥是天才,父親是木葉高層,有點傲氣,也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唯一不變的,大概就是小櫻了。

    三人的自我介紹,扉流并沒有認真聽。

    畢竟他們的資料,早就印刻在扉流的腦海中。

    這里是一切開始的地方啊。

    只可惜……

    扉流嘆了口氣,拉了拉臉上的面罩,朝著三人說道:“明天五點生存演習,不合格的人是沒有辦法成為忍者的,不要遲到,還有,最好不好吃早飯哦,會吐的。”

    留下了嚇人的話語,扉流消失無蹤。

    只剩下三人惶恐不安。

    旗木家宅。

    扉流看著天空的圓月,仿佛又看到了當初那兩個熟悉的人影。

    “時間過得真快啊。”

    游戲也好,留念也罷,對扉流來說,一切都已經成為了習慣。

    波風宅。

    “爸爸,那個旗木卡卡西是什么樣的忍者啊?看起來好奇怪啊。”

    鳴人一邊大口地吃著玖辛奈做的飯菜,一邊好奇地問道。

    “卡卡西啊,他可是很厲害的忍者哦,連爸爸都不一定能夠打敗他。”

    “什么?”

    鳴人大驚,連飯都忘記咽下去了。

    “怎么可能?爸爸可是火影啊。”

    “呵呵,鳴人,你要感謝卡卡西,如果不是他,恐怕你就是孤兒了。”玖辛奈笑道。

    “啊嘞?這里面有什么故事嗎?”鳴人好奇道。

    “故事很長,想聽的話,媽媽給你慢慢講。”

    “嗯嗯!”

    “那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

    隨著玖辛奈的敘述,水門又回憶起了當初的那個少年。

    只是那兩個少年的影子重合在一起,變得模糊不清。

    誰是誰,誰又是誰?

    哪怕是水門都有些搞不清了。

    “是真是假,只怕連扉流都忘記了吧?”

    水門搖了搖頭,不再回想。

    只是記得,那一天的月色,也像今天這般朦朧吧。

    ……

    木葉錄記載。

    木葉歷六十七年,旗木卡卡西繼任第五代火影之位,任期十年,后傳位于四代火影之子,也是其徒弟的漩渦鳴人。

    在其任期之內,木葉村欣欣向榮,最后最為中間紐帶,成功聯合五大國,成立五影協會,忍界自此之后,再無忍界大戰。

    卸下火影之位,其人消失不見,再也沒有人見過他的身影。

    似乎只有四代火影波風水門知道他的下落,但是他也閉口不言。

    只是在旗木卡卡西消失的同一天,在木葉的一樂拉面館中,出現在了一個名為扉流的學徒。

    其手藝完全繼承了手打大叔,吃了他拉面的人,都贊不絕口。

    只是他的來歷,無人知曉。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天朝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