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55小說網 -> 為死者代言 -> 為死者代言的最新章節目錄 -> 第五百九十三章 趕緊,脫衣服

第五百九十三章 趕緊,脫衣服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周海肯定地點點頭,“對,這個牌子是古董無疑,不過我倒是對他們幾個人的經歷感興趣。

    何組長,既然沒有進展,莫不如冷卻一下。”

    “怎么冷卻?”

    胖子噗嗤一下笑了,“說白了就是晾著,讓他們好好冷靜一下!”

    “對,就是這個意思,每個人單獨一個房間關押,監控設備齊全。

    然后將他們身上的所有衣物換掉,不用穿太厚,冷靜就要有個冷靜的樣子房間也不用太溫暖,不然容易睡著。

    趁著換衣服的時間,我跟胡法醫分別給他們進行體表檢查,死者尹志剛指甲中發現了一塊長條的皮瓣。

    已經確定是動過鍘刀的人之一,不過不確定是誰被抓傷的,所以我們要比對一下。

    再者給檢驗科一點兒時間,畢竟這次的比對數量極為龐大,所有衣物都采樣比對,需要的時間非常長。”

    何向東聽明白了,反正現在這樣耗著沒收獲,還不如好好利用一下這個時間,都說是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現在既然他們這么牛氣,可以嘗試一下周海說的方法。

    之后得到證據在逐個擊破,也是可行之舉。

    “行,那現在就帶他們走嗎?”

    “不,先換衣服進行體表檢查,然后帶走!”

    “那就來吧!”

    周海朝胖子看了一眼,“你帶著小張還有張朝進去,身上任何一處異樣都要拍照,另外指甲縫隙,口腔都要留樣,讓他知道這個是干什么用的!”

    胖子聽聞一怔,“你不跟我們過去嗎?”

    “我要去看看那個貓姐。”

    胡南有些不解,周海在路上就說一半話,似乎他對這個貓姐有著不一般的認知。

    “我跟你過去吧,檢查體表和其他的事兒我也方便。”

    周海瞥了何向東一眼,“何組長,我想去看看那個貓姐,就在隔壁聽聽就行!”

    何向東一揮手,“去吧,我讓人帶你們過去,那位更神奇,來了一個小時,就沒歇過氣兒,一直哭那種聲淚俱下的哭泣,也不知道受了多少委屈。”

    周海微微蹙眉,“哭?”

    “一直哭,說她是被迫的,就是上了尹志平的當,所以才被騙到這里,畢竟他們有孩子了,不想孩子有什么閃失,所以尹志平說什么她就干什么,不敢違逆,不然就是挨揍!

    她還給我展示了身上的傷痕,新舊傷痕都有,手臂上到處都是煙頭燙傷、鞭痕、抓痕,看著有些可憐。”

    周海沒說話,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胡南拽著周海跟著帶路的人走到東側的一個房間。

    果然,隔著雙面玻璃,那里坐著一個女人,雙眸微微下垂,看著自己的手指,雙手的拇指互相揉搓著,臉上的淚痕猶在,不時的抽梯兩聲。

    胖子一臉疑惑,不解地看向周海,他不知道周海為什么一定要來看看這個貓姐。

    從那些女孩的口中得知,這個貓姐似乎就是一個聽吆喝負責聯絡和談買賣的人,周海在擔心什么?

    周海沒理會胖子,這個時候朝胡南和王曉麗看了一眼。

    “她的體表檢查就靠你們了,哪兒都不能放過,懂嗎?”

    胡南怔了怔,不過瞬間臉頰有些微紅,雖然周海說得隱晦,胡南已經明白,用力點點頭。

    “你放心有女警跟著呢,不過真的要她換衣服?”

    “必須換!”

    胡南這才帶著王曉麗去了隔壁,看到女警手旁的衣物就知道,剛才何組長已經安排好了,沒什么好多說的。

    女警跟胡南朝著貓姐走去,這女人一臉驚慌,目光在二人之間閃爍。

    “你們這是要干什么?”

    胡南沒有任何表情,拽了拽手上的乳膠手套,指著女警手中的衣物說道:

    “換衣服,然后我們需要給你做一個體表檢查!”

    女人一臉的不解,朝著身后的椅子上縮了縮。

    “我沒病,體檢什么?

    我要見我閨女和兒子,你們就讓我見一下吧,那小的該餓了,我這得喂奶呢!”

    女警有些火大,碰上這么一位,你是打不的罵不得,真的是氣人,隨即抬手一巴掌拍在貓姐的小桌子上。

    “啪!”

    一聲巨響,似乎還要說什么的貓姐,瞬間嚇了一跳,不再說話。

    “你~你~”

    女警微微躬身,瞇起雙眸看向貓姐。

    “收起你這一套,這里沒有男人,不會憐香惜玉,我現在問的問題你可以不回答,不過現在起立,換上這套衣服。”

    “那我還能見到我兒子和閨女嗎?”

    那女警笑了,雙臂支撐在小桌子兩側。

    “你可以現在給我一個地址,我聯系你的委托人,照顧你的兩個孩子,你想要出去是沒可能了,現在起立摘掉一側手銬!”

    說著女警退后一步,身旁另一個女警走上前,將手銬打開一點兒。

    “你們這是什么意思?

    欺負老實人對吧,我就是一個女人,能懂什么?

    兩個小的,就這樣給我放養沒人管?

    你們還是不是國家機關,是不是為人民服務?”

    那女警抬起眼皮看了她一眼,呲笑了一聲,走到窗邊用手拍拍護欄,還有墻邊的軟包。

    “我想你沒有搞清楚一件事兒,你現在不是在派出所,進行調節鄰里糾紛。

    這里是省公安廳刑警總隊,我們是重案一組的人,不是重特大案件,我們不會理會。

    這里也不會抓一個好人,所以不要給我做出這個樣子,按照我的吩咐做就好。

    現在換衣服,身上的首飾私人物品,放在這個盒子里面,衣物放在這個箱子里面,立即馬上執行!”

    女警別看年紀不大,但話語非常的威嚴,一看就是常年接觸審問的人,那眼神都非常具有殺傷力。

    不過這個貓姐似乎不買賬,“啊,脫衣服啊!

    我又沒干什么,為什么讓我脫衣服?

    你們有什么權利,讓我脫衣服?”

    女警聽到這個貓姐的話,沒有氣惱,反而瞬間露出一個笑容。

    “很好,蠻懂法的!

    之前你不是說你是農村婦女,被騙婚稀里糊涂跟著干這事兒的,什么都不知道嗎?

    怎么這會兒,又成了如此明白法律的人?

    這個人設轉變太快了,也太假了,我今天話放這兒,配合就少些麻煩,不配合我找十幾個人過來按著你,照樣能完成。

    你信不信?”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天朝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