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55小說網 -> 艾澤拉斯死亡軌跡 -> 艾澤拉斯死亡軌跡的最新章節目錄 -> 40.手足相殘

40.手足相殘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唰”

    倒提著十字架戰錘的騎士如出膛的炮彈一樣從崩潰的大地之下沖出,他的速度極快,在那翻滾倒塌的建筑物表面踩踏著,不斷的沖入更高處的天空,而空中的基爾加丹則狂笑著,他從這與過去兄弟的亂戰中,似乎找到了一絲絲樂趣。

    在那殘忍的笑聲中,基爾加丹背后浮現出數個璀璨邪惡的符文光環,在他的手指揮動中,一道道致命的邪能射線不斷的朝著沖入天空的維倫攢射而去。

    在空中疾行的天譴騎士揮起雙手,龐大的死神之握一把扣緊一枚墜落的隕石,在維倫手臂的揮舞中,那隕石在空中轉了半圈,就像是扔出的棒球一樣,呼嘯著砸向天空中的欺詐者,然后又是第二顆隕石被扔向高空。

    欺詐者連射3道邪能射線,將第一枚隕石在空中擊碎,而在那碎石的飛舞中,在那邪能之火的跳動間,基爾加丹揮起戰斧,在邪能風暴的纏繞之間,將第二顆隕石也凌空劈碎,然而,在隕石的爆鳴之間,已經沖入高空的維倫如黑色閃電一樣出現在了欺詐者眼前。

    “哐”

    他雙手抓起戰錘,在低沉的咆哮中狠狠的砸向近在咫尺的基爾加丹,這一錘將大惡魔的盔甲砸的向內凹陷,但大惡魔毫無畏懼,他舉起戰斧,擋住維倫武器的第二次攻擊,而那揮起的,被邪能充盈的爪子則抽冷子抓在維倫的肩膀上,冰冷的血肉四濺開,死亡騎士的骨頭都被欺詐者捏的粉碎。

    痛苦毫無意義,最重要的是失去了手臂的維倫在高空中的纏斗之間,落入了劣勢。

    “砰”

    欺詐者的雙翼合攏,如重錘一樣轟在天譴騎士的戰盔之上,他獰笑著聚集起綠色的腐蝕邪能,如旋轉的龍槍一樣刺穿了維倫體表那蒼白色的光芒,死亡與邪能的對抗在一刻達到**,那揮灑的光暈,將整個黑夜的天空都照亮了。

    “砰”

    維倫被邪能之爪刺穿的軀體如失去雙翼的鷂鷹一樣,被欺詐者狠毒的打落塵埃,失去手臂的天譴騎士呼嘯著砸在了蘇拉瑪城的大步道上,將那平坦而優美的道路轟成了一片廢墟,而他那扭曲的戰盔則被基爾加丹扔下高空,打著旋的砸在維倫的腳下。

    “再死一次吧!我的兄弟。”

    維倫艱難的在廢墟中睜開眼睛,在他頭頂上方,基爾加丹一把撕開了被死亡附著的盔甲,這小半個軀體都被冰封的大惡魔舉起雙爪,將一枚邪能組成的能量團扣在手中。

    就如同...

    一輪即將從天而降的,邪能太陽!

    “從死亡中蘇醒吧,只有我才能給你...真正的自由!”

    “呵呵”

    維倫舉起還完好的左手,在手指跳動之間,三記晦暗的魔法如轟鳴的黃鐘大呂一樣在欺詐者的心頭敲響,那是直接作用于靈魂的暗影震爆,就像是一道晦暗的鐮刀,呼嘯著斬落云端,將欺詐者充滿黑暗的心靈都砍出了裂隙。

    “我...”

    “已經自由了”

    死亡不僅僅將維倫轉化為了強大的天譴騎士...他還是一名,擁抱暗影的牧師!

    “啊!”

    被三連發的超級心靈震爆命中的大惡魔在那靈魂的劇痛中,根本無法再維持這毀天滅地的魔法,那邪能的太陽在他手中直接爆開,滾燙的邪能化作液態的地獄火,如在天際被打翻的坩堝一樣,那恐怖的液態地獄火揮灑在蘇拉瑪的城市之間,燃燒著一切,融化著一切。

    不管是磚石,鋼鐵,甚至是大地本身,都在那液體的火焰中燃燒著,恍若真正的世界末日一樣。

    “啊!”

    基爾加丹捂著腦袋,試圖壓制那在靈魂中升騰的痛苦,那種暗影對于靈魂的撕扯,讓他甚至無法維持飛行,這全身包裹著火焰的大惡魔就像是旋轉的流星一樣,從天際砸入蘇拉瑪城之外的荒野上。

    黑色的煙霧,灼熱的氣息,讓那承載他的大地都發出了劇痛似得呻吟。

    但...還沒完呢。

    維倫從廢墟中站起,不帶頭盔的他面色枯槁,再沒有了身為先知時的那種輕松寫意,零散的白色長須在灼熱的風中飄散著,死亡之力縈繞在天譴騎士的傷口上,只是短短十幾秒鐘,被湮滅的右臂又恢復如初,他伸出手,將胸口凝固的邪能尖刺抽出,扔在一邊,然后提起腳邊的十字架戰錘,越過那在地面上燃燒的液態地獄火,朝著基爾加丹墜落的方向沖了過去。

    就如同黑暗中移動的晦暗風暴一樣。

    幾秒鐘之后,轟鳴的火焰隕石再次從天際墜落,代表著基爾加丹和維倫的戰斗繼續,代表著手足相殘還在繼續。

    “真是慘啊。”

    在已經成為戰后廢墟的蘇拉瑪城的最中心,在那被死霜覆蓋的黑暗孔洞之下,在已經成為生命絕地的暗夜井平臺上,大領主還被困在時間流里,但他的目光卻從未離開過天譴騎士和大惡魔的戰斗,就像是一個忠實的旁觀者一樣。

    但讓人驚訝的是,在戰力全開的大惡魔和維倫的戰斗中,整個蘇拉瑪城都已經毀于地震、隕石、死亡氣息的爆發與液體的地獄烈焰的流淌中,連帶著破碎群島最南方的大陸架都遭到了破壞,如果再繼續任由基爾加丹和天譴騎士繼續干下去,蘇拉瑪荒野很可能會徹底擊沉。

    他們兩人可完全有這個能力。

    但位于戰斗區域中心,直接承受了雙方力量轟擊的大領主泰瑞昂,卻悠哉悠哉的站在那時間流里,他根本沒有受到任何傷害,就好像根本不存在于這個維度一樣。

    而可以肯定的是,這絕對不是因為這層包裹著他軀體的凝滯時間。

    “唰”

    在這還殘留著致死能量的地下廢墟里,藍色的傳送術光芒一閃而逝,臉色慘白的大魔導師艾利桑德出現在了這廢墟之上,她剛才目睹了大惡魔和天譴騎士的戰斗,也目睹了自己守衛了一萬多年的城市,是如何在短短5分鐘里被夷為平地的。

    大魔導師艾利桑德是經歷過上古之戰的施法者,她曾親眼見過大惡魔阿克蒙德與破壞者瑪洛諾斯在戰場上的姿態,她曾以為,那就是大惡魔們能做到的極限,但現在看來,她顯然對于軍團的最高戰力稍有些誤解。

    “嗯?”

    大領主看著在廢墟中走向他的大魔導師艾利桑德,泰瑞昂冰藍色的雙眼里閃過一絲玩味的笑容,他大概能猜到艾利桑德來到這里是為了干什么。

    “尊敬的泰瑞昂.黎明之刃閣下。”

    大魔導師站在那封閉的時間流前方,她非常恭敬的俯身行禮,她說:

    “請原諒我之前的冒失舉動,我曾以為燃燒軍團是夜之子精靈未來的歸宿,但現在看來,惡魔們根本不關心我們的忠誠與生命,它們不是個好的庇護者。”

    “所以呢?”

    大領主看著艾利桑德,他說:

    “你就要來投靠我嗎?”

    大魔導師沉默不語,而大領主在那時間囚籠中伸了個懶腰,下一刻,他就像是打開了一扇門一樣,伸手輕易的推開了那束縛著他的時間之流,這個動作讓大魔導師眼角抽搐,她再一次意識到,她對于這個世界的了解還太少了。

    眼前的這位大領主,很顯然已經無法被時間束縛了,或者說,無法被艾利桑德操縱的時間束縛了。

    他已經超脫于時間之外了。

    而在那透明的時間流崩潰產生的流光碎片中,大領主站在了艾利桑德眼前,他微微低下頭,在因恐懼而顫抖的大魔導師耳邊說:

    “但你有沒有考慮過一個問題...我為什么要接受你們的忠誠?我為什么要庇護你們?你看,你們已經做出了選擇,你們應該對自己選擇的未來表示忠誠,跟隨著它們一起被埋入墳墓,你們早在一萬年前,就該死了...不是嗎?”

    “我們...我愿意做任何事情,大人。”

    艾利桑德雙手將阿曼蘇爾之眼遞上,她用卑微的語氣說:

    “只為夜之子的救贖,暗夜井已經沒有了,燃燒軍團將在您手中失敗,沒有了魔力的來源,我們...我們都會死,求求您,求求您拯救我們,就如您拯救這個世界的其他文明一樣。”

    “嗯,看來你知道的事情很多嘛,艾利桑德女士。”

    大領主看著那跳動著時間光芒的阿曼蘇爾之眼,他搖了搖頭,他伸出手指,在艾利桑德光滑的臉頰上撫摸著,那種深入骨髓,凍結靈魂的冰冷,讓大魔導師的軀體以及靈魂都戰栗不休。

    “你想要救贖?”

    “可以!”

    泰瑞昂用手指,幫艾利桑德將那一縷頭發歸攏到耳后,他如對待情人一般,對艾利桑德溫聲說:

    “反正黯刃就要離開這個世界了,多一個,少一個,對我而言都沒有什么區別。”

    “幫我一個...小小的忙吧,只要你能幫我把尊貴的艾薩拉女王從她的宮殿里引出來...”

    “我就給你救贖,但要小心把握,每個生命都值得第二次機會,但你要努力去爭取,明白嗎?”

    ———————————————————————————

    “我曾把你視為最好的兄弟!”

    欺詐者瘋狂的咆哮著,他掄起戰斧,如狂戰士一樣捶打著維倫的軀體,在他腳下,那崩裂的大地裂隙一路向下,將地殼的巖漿引動,再經由邪能侵染,最終形成了焚滅一切的邪能巖漿,就如同火焰爆發一般,無盡的巖漿從大地之下翻滾而出,盡情的吞噬著這片死去的大地。

    而那滾燙的巖漿在維倫腳下則飛快冷卻,沉默的天譴騎士揮動戰錘,以一種毫不加防御的姿態,在這液態的地獄火與巖漿的大地上與基爾加丹死戰。

    “砰”

    維倫的戰錘撕開邪能護盾,重擊在基爾加丹的背部,將大惡魔打的一個踉蹌,而天譴騎士回身抓住欺詐者的惡魔蝠翼,在巨力驅動之下,伴隨著骨肉撕裂的牙酸響聲,基爾加丹的翅膀被維倫硬生生撕了下來。

    “你殺了我家人!”

    在那滾燙的邪能鮮血涌動中,維倫也發出了低沉的咆哮:

    “你害死了無數人!那是你發誓要保衛的人民!”

    “砰”

    欺詐者的軀體被轟擊的戰錘砸翻在地,在黑暗重擊之下,骨骼斷裂的聲音是如此的滲人。

    “是你背叛了我!”

    劇痛之下,欺詐者血脈中的兇性也被激發出來,他回身一爪子在維倫臉上抓出了恐怖的血痕,在那鮮血亂舞之中,欺詐者呼喚著末日決戰的隕石之雨,他要將維倫連同這片大地一起埋葬,讓黑暗泰坦見鬼去吧!讓創世之柱見鬼去吧!讓泰瑞昂見鬼去吧!

    毀滅!毀滅一切!

    “轟”

    決死之下,欺詐者召喚的末日隕石不算是個頭還是速度,都已經超越了普通的隕石召喚,那呼嘯著從天空墜下的恐怖隕石雨就像是末日到來的號角,在蘇拉瑪上空懸停的艾瑞達艦隊都遭了秧,好幾艘來不及躲閃的星艦被流星正面轟擊,這附帶著毀滅意志的流星,將那星艦砸的四分五裂。

    在那隕石的攢射之間,天譴騎士撐起厚重的反魔法護盾,無視了那些墜落的隕石,繼續對欺詐者展開無情的追殺,在這地面的征戰中,他可是占著上風!

    而在天空的火光閃耀之中,欺詐者雙臂交叉在身前,無與倫比的陰影與邪能聚焦于他的軀體之上,在這片大地中駐留的靈魂都被硬生生從生命的軀體中抽出,就如同懸于半空的灼熱靈魂尖刺,將沖上來的維倫逼退。

    “如果我們兩聯起手,就像是以前那樣,維倫!”

    欺詐者陰狠的聲音在這崩潰的大地上響起:

    “燃燒軍團就是我們的了!你的智慧加上我的力量...我們遲早都能超越一切!甚至超越過那不可一世的黑暗泰坦!但你!你放棄了這個機會!你背叛了你的世界!是你!你害死了他們!”

    “感受這來自阿古斯的末日憤怒吧!”

    “砰、砰”

    從無形中蔓生出的火焰無形無質的燃燒著,維倫腳下的大地,連同這片曾被撕裂過的荒野,都在最強狀態下的基爾加丹的力量肆虐中開始無聲湮滅。

    取而代之的是,一道道仿佛從地獄中爬出的末日裂隙,這是現實在被邪能的毀滅意志侵襲,基爾加丹以自己作為定位坐標,他要在這片大地上撕開通往扭曲虛空的裂痕,召喚群星中最源生的邪能力量,將這片大地徹底吞沒。

    “你該怎么打敗我?維倫?”

    懸浮于源生邪能中的欺詐者就如同滅世的神魔一樣,那液態的邪能流淌于他的軀體上,就像是將他本身都塑造成了最恐怖的邪能巨像。

    “我把自己的世界獻給了薩格拉斯,換來了這詛咒的力量!我要用這力量懲罰你對我的背叛!我說了!”

    基爾加丹伸出手,厚重的邪能在他手中組成了一把鋒利的戰劍,與他另一只手中握持的戰斧交相輝映,綠色的火焰將他扭曲的影子投射在這片被湮滅的大地上,在欺詐者的陰影中,維倫手持戰錘的軀體,顯得如此的單薄,如此的脆弱。

    欺詐者聲如雷鳴般喊到:

    “我會給你自由!在邪能中,你將迎來遲到兩萬五千年的...賜福!”

    “我的兄弟,你終將在深淵中...”

    “與我同行!”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天朝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