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55小說網 -> 核爆中走出的強者 -> 核爆中走出的強者的最新章節目錄 -> 第九百零二章 求而不得是為仙

第九百零二章 求而不得是為仙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承天至尊……”

    “李求仙的強大不是建立在兩大無上至寶上嗎?眼下那兩件無上至寶他都未使用,承天至尊怎么可能會輸?”

    “我……我是不是看錯了?李求仙沒有動用無上至寶就擊敗了承天師兄?”

    薪火圣殿那些原本被激起了情緒的至尊們,看著被他們當做英雄般的承天至尊此刻居然也被李求仙擊敗,渾身鮮血的投降認輸,一個個仿佛受到了嚴重的精神打擊,神色恍惚,難以置信。

    “堂堂至強至尊,豈能認輸?你必是有無上妙法尚未施展,再接我一劍!”

    李求仙神色沒有任何變化,質點劍意轟然落下。

    “李求仙!”

    承天至尊發出驚恐的吼叫,他是真的沒有其他爆發性手段了,如果真的任由這一劍命中,他今日……

    會死!

    一時間,一種前所未有的后悔情緒籠罩上他的心頭。

    早知道李求仙如此強橫,給他十個膽子他也不會多管閑事,理會李求仙和心魔至尊間的恩怨了,他絕對學惘崖至尊一樣,口稱苦修,閉門不出。

    可是現在……

    “夠了!”

    就在李求仙這一劍即將落到承天至尊身上時,一聲叱喝猛的自薪火圣殿惘崖至尊居住的宮殿方向傳了過來。

    心魔至尊作為惘崖至尊的左臂右膀,住的地方離惘崖至尊不遠,隨著聲音傳來,尚有一道凝練到極致的光芒,猶如大日炎炎,普照而至,在這陣光芒的照耀下,李求仙的質點劍意居然有種暴露在烈日之下冰雪的趨勢,迅速消融!

    但……

    也只是迅速消融罷了。

    離瞬間消散還差了不少。

    以至于最終這一劍仍然再度洞穿了承天至尊的身軀,再度讓他血灑當場。

    只是這一劍的威力在那陣光芒照耀下終究被削弱了大半,剩下的威能充其量只是讓承天至尊傷上加傷,以至強至尊生命力的和強悍永恒烘爐的恢復,終究是要不了他的性命。

    “惘崖師兄,是惘崖師兄!”

    “現在我們能夠依靠的只有惘崖至尊了!”

    “惘崖至尊,李求仙在我們薪火圣殿如此猖狂放肆,還請惘崖至尊出手,將這個狂徒鎮壓,繩之以法!”

    原本那些因承天至尊一敗深受打擊的至尊們再度振奮了一些精神,朝惘崖至尊所在的宮殿叫喊了起來,不過這一次附和的人顯然不多,不過寥寥十幾個和心魔至尊交好的罷了。

    能夠修成至尊的,每一個傻子。

    李求仙乃是自墟界當中穿梭而來,殺入薪火圣殿,這一點本身就有問題。

    要知道,薪火圣殿總部時刻都有無上坐鎮,而無上的威能之強,輻射薪火圣殿核心地帶輕而易舉,墟界當中若有人貿然闖入,無上們不可能毫不知情。

    可在這種情況下李求仙仍然順利的自墟界中穿梭到了薪火圣殿核心地帶,無疑證明……

    他的這一冒失行為,是無上默許的。

    再加上李求仙追殺心魔至尊、重創承天至尊,交手了足足十幾個呼吸,按理說目前執掌薪火圣殿的惘崖至尊早該有所動作了,哪怕惘崖至尊不在,負責坐鎮的殿主亦是得派遣一尊化身來制止李求仙在他們薪火圣殿繼續放肆。

    可是沒有。

    薪火圣殿幾位巨頭們沒有任何動靜。

    連帶著無上的親傳們亦是沒有任何一人和他們一起在這里起哄說要圍殺李求仙。

    這種局面只要仔細觀察,就能猜出有問題。

    因此這次惘崖至尊出手,應者寥寥,那些至尊們都在等待著接下來惘崖至尊的態度。

    “心魔此人出賣我們薪火圣殿的利益,勾結墟獸族,借用墟獸族‘湮空炮’設備針對李至尊,罪有應得,就交由李至尊處置,事情就到此為止吧。”

    惘崖至尊的聲音在虛空中回蕩著,但他本人并未現身。

    “什么?惘崖至尊剛才說什么了?心魔至尊勾結墟獸族?”

    “這……心魔至尊怎么會勾結墟獸族?墟獸族可是我們六大圣殿最大的敵人啊,和墟獸族勾結,比和黑獄聯盟交易更為可惡!”

    “看樣子事情應該是真的,難怪惘崖師兄先前不好出手了,事情居然有這種內幕……”

    一位位至尊聽得惘崖至尊所言紛紛驚醒過來,尤其是本就感覺到不對勁的那些至尊們,更是恍然大悟。

    而心魔至尊,哪怕早就有了相關心理準備,可在得知自己和墟獸族合作一事終于暴露后,仍然是臉色大變,同時身形一震,毫不猶豫朝墟界當中穿梭而去。

    “他要跑了?”

    “該死……枉我們剛才居然還為你出手阻攔李至尊,心魔,你這個老東西,我恥于與你為伍!”

    看到心魔至尊直接遁入墟界,那些先前和李求仙針鋒相對的至尊們一個個羞怒交加,尤其是那些為了幫心魔至尊而被李求仙打傷的至尊,更是臉色通紅,屈辱的幾乎要吐出血來。

    “李至尊,人我交給你了,我們薪火圣殿不會再插手你和他的恩怨。”

    惘崖至尊淡淡的道了一聲,并未追擊,顯然,是想要李求仙出手,同時亦是借李求仙追心魔至尊一事,讓他離開薪火圣殿。

    在薪火圣殿大鬧了一番,并且打傷好幾位薪火圣殿至尊后,李求仙已然被薪火圣殿列入不受歡迎的名單上了,只不過這一次李求仙事出有因,惘崖至尊哪怕對李求仙也有所不喜,礙于六大圣殿間聯盟的關系也不好表達出來。

    “那么,告辭了。”

    李求仙看了頗為凄慘的承天至尊:“有時間再來領教承天至尊的萬象劍光。”

    言罷,他一步踏出,追入墟界。

    看到李求仙和心魔至尊兩人離開,再看了一眼身受重傷的承天至尊,原本那些有些好事,想要跟上去看看的至尊們亦是壓下了心中的想法,有些沮喪的各自返回到了各自的宮殿中。

    今日李求仙的神威無疑是讓這些一直待在薪火圣殿中任職的至尊們好好的上了一課,估計會有不少至尊們因此知恥后勇,說不定幾百、幾千個星年后這些至尊中還能誕生幾個至強至尊來。

    ……

    “咻!”

    李求仙的身形在墟界當中急速穿梭。

    心魔至尊盡管先他一步沖入墟界,但李求仙半點擔心的意思都沒有,他的境界雖然達不到無上大能者的層次,可生命形態卻和無上相若,相當于無上們專屬禁地的墟界七層他可以盡情穿梭,在這種情況下,并未修行什么強大煉體術的心魔至尊如何逃得過他的追殺?

    僅僅片刻,李求仙已然自墟界七層中轟然沖出,伴隨著一陣劇烈的墟界之力波動,狂奔當中的心魔至尊宛如一顆流星般自墟界當中墜落而出,金身破碎,口吐鮮血。

    逃不掉。

    心魔至尊眼中閃過一絲絕望。

    于是……

    他停了下來。

    “哦,不逃了?”

    李求仙自墟界中穿梭而出,落到了心魔至尊身前。

    心魔至尊沒有說話,看著李求仙,仔細的看著,似乎想要看出他和其他人,究竟有什么不同。

    究竟為何,他會成為這個世界的天命之子,而他們這些人卻統統的陪同他,仿佛一個個早就安排的戲子,伴他演戲,伴他成長。

    可最終……

    他看不出來。

    肉眼凡胎,如何能識得了真神?

    真神!?

    “你李求仙,又何嘗是真神!?”

    心魔至尊猛得低吼了一聲。

    “嗯?”

    李求仙看著心魔至尊,微微皺了皺眉:“這是你的遺言么?”

    “哈哈,誰又能保證你李求仙就是真神?這個世界眾生蕓蕓,誰又敢保證自己不是陪同真正真神下棋的棋子?天命,天命,什么是天命?眾生遵循著所安排的軌跡運轉是天命?可如果世間的一切早是已經安排好了的,那我們一生的努力艱辛,又還有何意義?”

    心魔至尊神智似乎有些崩潰,李求仙看著他,已然有種看瘋子般的感覺。

    生死間有大恐怖!

    在生死的恐怖面前,哪怕至尊也無法堅持自己的信念和理智……

    這并非什么怪事。

    因為……

    至尊也是人,也是智慧生命!

    只要是智慧生命,就懼怕死亡,懼怕消散。

    就好像蕓蕓眾生對墟獸這種奇特生命的畏懼,并將其定位為眾生大敵一樣。

    李求仙稍稍分神之際,隱隱有些要精神崩潰的心魔至尊卻是突然平靜了下來,眼神似乎有些迷茫,有些渾濁,仿佛被某些未知遮蔽了眼前的方向。

    他看著李求仙,看著這個西熙至尊視為一生執念的敵人,不知為何,居然沒有了憎恨。

    “我們的人生猶如早就安排好的劇本,照本演繹,一切的一切,都在命運的鼓脹之間,縱然我們竭盡全力掙扎,仍然擺脫不了天命的束縛,甚至可能我們的掙扎和不甘都只是天命的一部分,而你李求仙,又何嘗不是如此?哪怕你是天命主角,哪怕你天命永恒,可你的一生,又何嘗不是在天命的安排下照本宣科?我們之間誰也不用笑話誰!不過是五十步和一百步的差別罷了。”

    “天命……”

    李求仙看著心魔至尊:“你懂得什么叫天命?”

    “懂了如何,不懂又如何?因為,不論懂或不懂,我們都只能在這個天命的框架當中痛苦掙扎著,苦苦求脫而求之不得,就好像虛幻電影演繹的悲歡離合,縱然早知道了置身虛幻,仍然得不厭其煩的一次次重復演繹,因為,那就是天命!天命之下,你即便想以死亡擺脫都無可奈何,因為,天命會讓你由死向生,破而后立……”

    “天命讓我由死向生,破而后立?”

    李求仙一聽不樂意了。

    他李求仙能夠一次次的破而后立打破自己的極限,靠的是自己的天賦和努力,和天命有半毛錢關系。

    “既然你遺言說完,我送你上路!”

    李求仙手中的求仙劍猛然刺殺:“不論是我,還是‘李求仙’,我們間的恩怨今日就此了結!”

    “轟隆!”

    質點劍意爆發,劍光如盤,碾碎真空!

    “李求仙,李求仙……”

    心魔至尊看著李求仙斬下的劍光,連一點閃躲的想法都沒有,口中喃喃念叨著這個名字,片刻,他似乎終于明白了什么,猛然大笑了起來:“仙,那顆星辰上一種全知全能的虛幻存在,一種逆天改命的精神寄托……求仙,求仙,知天命,求不得,哈哈哈……求而不得是為仙……”

    “轟隆!”

    劍光爆散,將心魔至尊的身軀以及他那有些瘋狂的大笑徹底粉碎。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天朝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