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55小說網 -> 我的偉大的衛國戰爭 -> 我的偉大的衛國戰爭的最新章節目錄 -> 第1807章 專家的檢驗(一)

第1807章 專家的檢驗(一)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九月三十日,經歷了非常刺激的凌晨,貝利亞硬生生睡了一上午,直到中午時分,他匆匆回到自己的辦公室吃了簡單的一餐。

    “事情都辦完了嗎?”他問前來匯報的梅爾庫洛夫。

    “都做完了。那個格里申科已經把所有樣槍拼裝完畢,平整擺在三號會議室里。”

    “做得好,現在我們的工作就是等待。”

    得到上司的首肯,梅爾庫洛夫很是高興,他又多嘴一說:“那個格里申科還真是個人才,我挑選他時,從未意識到他跟著那個將軍后,仿佛變了一個人。”

    “哦?何以見得?”貝利亞抬起頭。

    “可能因為在科學院待了三周,他的知識水平提高了,見到我絲毫沒有畏懼。”

    “畏懼?為什么要畏懼。”貝利亞嘆了口氣:“對你的部下好一點,他們就不會畏懼你。我的眼神跟敏銳,只怕格里申科已經和別列科夫稱兄道弟了。這件事先不談,梅爾庫洛夫,你的人上午抓到幾個間諜了。”

    “對不起,一個都沒有。”

    “讓他們盯緊點,最好給我抓到幾個。我現在需要間諜,無論是活的還是死尸,都可以。對了,野鹿抓到沒有。”

    “有兩只,可惜都死了。這種鹿肉我可不敢吃。”

    “蠢貨,這個鹿肉要留給斯大林同志享用。”

    “啊……”

    正當梅爾庫洛夫莫名其妙時,貝利亞擺擺手:“你繼續辦事,下午的事你不用參與。”

    “遵命。”

    今日天氣晴朗,美中不足就是太冷了。

    晚上的最低氣溫在零度徘徊,相比去年,今年冬季似乎更冷。

    寒冷絲毫不能干擾專家們對新式兵器的熱情。何況新西伯利亞方面已經吹噓的太多,它吊足了大家的胃口。

    楊明志難得睡了一個懶覺,躺大克里姆林宮曾屬于貴族的松軟大床,簡直是再興奮的人躺下后迅速昏昏欲睡。

    一個慵懶的早晨,他蘇醒了,時間也逼近上午十一點。

    他換好了衣服,剛打開門,又見到數周前那位檢查竊聽器的女主角,場面一度非常尷尬。

    竊聽器之事定是彼此心知肚明,為了遏制住尷尬的發展,楊明志純粹裝糊涂,包括和這個女侍者。

    他有理由想象,自己入睡的房間肯定還埋設有竊聽器。針對的絕非是自己,只怕大清洗時期一些偶然入住克里姆林宮的貴賓,引起夜班喃喃了幾句對斯大林的非議,大清早就是幾個藍帽子的nkvd進門,一臉死灰的拿著文件,說:“您被捕了。”

    竊聽器什么的都見鬼去吧!

    蘇醒后的楊明志就在派來接應的內務部派遣人員,在宮里的食堂吃了點簡單的午餐。

    吃飯的時候,他的心思已經全然飛到了隔壁的盧比揚卡。

    那些專家都到了嗎?新槍是否保存完好?

    派來的年輕的內務部人員,他們完全不知道凌晨發生的事情,不過敷衍式的“一切安好”這樣的回答,讓楊明志有些擔心。

    為什么不擔心呢?早在從西伯利亞出發時,自己就做好了心理準備,貝利亞這位心思縝密的冷血老家伙,要求其不開箱,話語就跟沒說一樣。

    接著,楊明志打點一番自己的衣裝,到底是要見那些專家,表面工作做不好可就太露怯的。

    “多布洛夫。”

    “到。”

    “你吃飽了嗎?”

    “我覺得還行,沒想到我們再克里姆林宮的食堂,吃到的并不是什么新鮮的。”

    “呵!你是個男人,你還想吃奶油蛋糕。”楊明志白了他一眼,又指出隨從嘴角的面包渣。“他們是一群專家,我們也是專家。走吧,咱們去會會他們。”

    楊明志這便準備妥當的同時,那些被斯大林欽點的各設計局領軍人物已經率先抵達盧比揚卡辦公大樓。

    貝利亞雖未出面,他們得到了安全局長梅爾庫洛夫的熱情款待。

    這是真的熱情款待!開著暖氣的休息室,溫熱的紅茶隨意供應。只是這里是盧比揚卡,已經有太多的人在這里被判處有罪,并押解到不遠處的的監獄服刑,甚至死亡。

    有些同行幾年前就來到這里,他們是作為囚犯被羈押。

    而今,自己居然是以客人的身份進入神秘的盧比揚卡辦公樓,難道算是什么殊榮嗎?

    “呸!一個陰森恐怖見不得光的地方。”年邁的費德洛夫將咒罵壓在心底。

    費德洛夫就是蘇聯自動槍械的先驅,瞧瞧到來的專家們,托卡列夫、西蒙諾夫,還有些尚未過來的人,他們哪一個不是自己的朋友,哪一個不是自己的學生?包括已經擔任重要職位的烏斯季諾夫,也是自己的學生。

    自己的確有著很高的地位,依舊耐不住被內務部迫害。

    “這群混蛋,把讒言當真理,你們把我弄得好苦。貝利亞,我遭遇的破事,你早晚也得親自享受一下。”

    這次費德洛夫趕回莫斯科,完全是聽從斯大林的命令。一開始他是不情愿的答應,在得知所行的真正目的后,他的興致起來了。

    烏斯季諾夫比這些專家來的更早,固然他已經是一位國防人民委員,是管理軍械生產的部長,在內務部的地界,他的權限沒有任何意義。

    “我想現在就看看樣槍。”

    “不行。”安全局長梅爾庫洛夫板著一張欠揍的臉,一定要賣弄自己現在擁有的權利。他更是振振有詞:“內務人民委員同志又令。沒有他的命令,你們所有人不得見到樣槍。”

    烏斯季諾夫想想也罷,等貝利亞覺得休息好了,等今日的主角別列科夫過來,樣槍也就能親自把玩,甚至拆成零件仔細分析。

    無聊的等待很短暫,隨著專家們紛至沓來,烏斯季諾夫和他們很快有了談資。

    休息室里迅速煙霧繚繞,年逾五十的西蒙諾夫成了小小的焦點。緣何?槍的靈魂是彈,突擊步槍所用子彈,就是西蒙諾夫親自研制的。

    關于這一問題,費德洛夫因充滿好奇,一個勁得追著西蒙諾夫仔細詢問。

    “您怎么一直在追問我是否給予他幫助?我的回答很明確了!我只是提供了一點技術參數而已。”

    “就這么簡單?那個別列科夫僅靠你的一點參數就造出子彈了?”

    “難道還有別的解釋嗎?”西蒙諾夫無奈的搖頭,“別列科夫身上的奇聞異事難道還少嗎?他去年參戰時還是營長,就是這樣家伙居然親手射殺了德軍裝甲師是師長。就是這樣一個奇人,五六天研發出新槍,我難道還能質疑什么?我們一群人站在這里究竟為了什么。”

    費德洛夫情不自禁拽拽他的大胡須,“反正是你們年輕人的事,我已經老了,以我的理解,幾天時間研發出新槍,事情不是不可能,就是新槍的性能絕對糟糕。它們沒有經過實戰的檢測,不過是一番打靶測驗。”

    “您在質疑?”烏斯季諾夫介入聊天,“那些情報已經說得很清楚了。甚至《真理報》也刊登了相關文章。”

    “難道報紙這么寫,它就是真理了?”費德洛夫深深搖搖頭喃喃:“報紙介紹的太精彩,簡直精彩的不可思議。那些報告我也看了,內容過于離奇。除非,我親自看到了樣槍,親自目擊了它的打靶實驗,我才能下結論。”

    “相信自己的判斷而不是道聽途說,這是非常正確了。”烏斯季諾夫非常認同,也按捺不住心里的不滿;“這個貝利亞,究竟搞什么名堂。”

    “不要去管那個偽君子了!”費德洛夫拍拍年輕的烏斯季諾夫的肩膀,“未來是你們年輕人的,等一會兒別列科夫到了,你我必將在今天得到一個結果。但是請您做好心理準備,我以一個老人的身份告誡你,不要過分的樂觀。”

    “謝謝您……老師……”

    一個部長呼喚自己老師?費德洛夫心里暖暖的,他沒有再多言,手指夾著一根從烏斯季諾夫這里拿的卷煙,站在床邊舒服的抽著。

    突然,只見窗外三輛轎車開近了盧比揚卡辦公大樓。

    “同志們,看來別列科夫已經到了。”

    ……

    楊明志昂首挺胸,他以勝利者的姿態,在內務部人員的引領下,和所有到訪的槍械研發專家見了面。

    一時間多雙眼睛看著自己,楊明志也分不清他們的面容,唯獨烏斯季諾夫一人,之前是見過面的。

    “諸位同志,我是第63集團軍中將司令,普里皮亞季武器設計局局長,全蘇科學院榮譽院士……”楊明志敬著軍禮,把自己擁有的職務,以及曾獲得的榮譽統統說了一番。

    他覺得這樣做非常必要,一番說辭后,素昧相識的他們對自己就有了一個基本了解。

    畢竟在蘇聯這里待了也有兩年了,他們不是喜歡謙虛的民族,有了身份地位馬上顯示出來,他們更喜歡張揚一點的人才,也就是更崇拜英雄史詩。

    楊明志的自我介紹并未得到他們的震驚,反倒是讓自己年輕的隨從多布洛夫佩服得兩眼放光。

    房間里年齡最大的就是年邁的費德洛夫,從其嘴唇上掛著的夸張大胡子,就能感受到此人的分量。

    現在,在得知這位身材不高的老人就是費德洛夫,楊明志的崇敬之情溢于言表。

    其余人員也都非常有來頭。

    西蒙諾夫、托卡列夫,甚至捷格加廖夫。他們在世界歷史上都留下了自己的赫赫大名,而今見到了他們的真人,真是一種神奇的感覺。

    楊明志的心情非常激動,他只有見到了同行才會渾身發抖變得話嘮。

    既然變得話多了,費德洛夫當即打斷了楊明志的話,一點不拖泥帶水聞到非常尖銳的問題:“年輕的將軍,現在我只想知曉一件事,您真的是在一周時間內,完成了新槍的研發到樣槍生產。”

    “是,這方面新西伯利亞有大量的文件記錄。”

    “好的,我相信您的話。”

    話是別列科夫親口所言,看此人面向不錯,費德洛夫有了自己的判斷。很顯然,這個年輕人和烏斯季諾夫一樣,都是聯盟罕有的奇才。可惜啊!唯一美中不足的,此人不是土生土長的俄羅斯人。

    費德洛夫繼續問:“那么,靶場的那些數據,也都是真實的?”

    “是的。您……您在懷疑我?”楊明志笑著問。

    “不。您應該明白,在場的人們全都是搞機加工出身,都是研發槍械的行家。您真實太優秀,似乎比我們的水平都高。”

    咦?這里面還有點譏諷的意味?楊明志仔細琢磨一下,譏諷應該沒有,懷疑是擺在明面上的。

    楊明志嚴肅起一張臉:“我可以負責任的說,我親自持槍射擊,得到了非常優越的打靶成果。現在新西伯利亞已經降雪,我們甚至在大雪中展開實驗,得到的結果依舊很不錯。”

    “也就是說,您的新槍無畏冰雪?”費德洛夫追問道。

    楊明志的回答也是干脆:“它的確無畏風雪。就是在北極,在新地島,在極夜的極寒,我的槍械不用涂防凍油照樣可以用。”

    費德洛夫深深搖搖頭,年輕的別列科夫太狂了,電話里獲悉西蒙諾夫的新子彈數據,一周時間完成生產,風雪中打靶取得優秀結果,到了現在,他別列科夫開始樂觀的認為新槍不涂防凍油就能抗下零下三十度的低溫?

    太瘋狂了!

    不過,這個別列科夫也太自信了,不是那種愚蠢盲目的自信,這位頭發留得僅有兩英寸的亞洲男人肚子了有貨。

    轉念一想,如果他所言都是真的,那自己可真是要大開眼界了。

    烏斯季諾夫走近費德洛夫:“別列科夫將軍所言應該都是真的,如今時代發展的非常快,科技的進步速度也是超越以往的。”

    “哦?您是不是覺得我已經老得跟不上時代了?”

    “沒有,我沒有這個意思。”

    “哈哈哈哈……”費德洛夫放縱的一陣大笑,接著面對所有人:“你們都是我的學生!你們都承認了,你們所研發的自動槍械都是參考了我年輕時的著作,并加入了自己的想法。”

    這一點,包括只比費德洛夫年輕十歲的捷格加廖夫也不得不承認。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天朝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