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55小說網 -> 重生之天才蘿莉不好追 -> 重生之天才蘿莉不好追的最新章節目錄 -> 第二百一十八章 流浪者之死

第二百一十八章 流浪者之死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她是醫生,要是查出來的話,你.....”怎么說也是自己的女兒呀?

    “不會的,中樞神經抑制劑,無色無味,卻可以讓人失去意識。1升可以使得200個成年人15分鐘內失去意識,并且醒來之后也不會記得他們昏迷期間發生的事情,這個藥物檢測是查不出來的。”

    可不止大姨一個人學醫呀,他們是不是忘了自己也是呢?

    白靜妍笑著把這些話說出來的時候,歐海云的腿都軟了。

    “那么我就放她一次吧,晚安了媽媽。”白靜妍聳了聳肩膀,似乎很不開心的離開了甌海夢的房間。

    “監控換好了嗎?”出來的時候,青就在門口等著她了,于是問道。

    “換好了小姐。”這個甌海夢竟然在自己的房間里留下監控器,你也太麻煩了吧。

    第二天甌海夢醒來的時候,沒有發現自己身體的異常,身上也沒有任何痕跡,她沒有多想。

    只是覺得身體很勞累,于是就去拿自己的包,準備查看昨晚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歐海云知道姐姐昨晚有用儀器拍下視頻,就擔心的看著白崇光,就在她準備坦白的時候,白靜妍出來了。

    “大姨在看什么?”白靜妍似乎對甌海夢的電腦很感興趣。

    “小妍!你大姨昨晚拍了視頻!”甌海云的聲音很尖銳,甌海夢覺得她妹妹這兩天的行為太異常了。

    “大姨,下次可不能這么做了,哪怕我們是親戚,你這樣做也是違法行為哦,你也知道我們是做什么的,萬一有什么不該出現的東西出現了,豈不是很麻煩?”白靜妍并沒有阻攔歐海夢打開視頻。

    甌海夢看了之后,發現一整晚都沒有事情發生,難道是她多想了?

    回去還是要做個身體檢查,小妍的體檢報告也需要回去核實。

    “老公,我覺得咱們女兒很可怕。”送走甌海夢后,歐海云雙手有些顫抖的跟白崇光說。

    “可怕就離她遠一點,別去她面前晃,看不到就好了。”白崇光也難得溫柔的安慰。

    “我想出國一段時間。”突然甌海云說道。

    “德國還是哪,岳母不是剛從德國回來?”白崇光假裝不在意的問,但是他的眼睛卻死死的盯著。

    “不,我想去新西蘭,我比較喜歡那里的環境。”歐海云搖搖頭,她并不喜歡這些東西,這次去國外也是為了遠離這一切的紛爭。

    “那就去吧,我會讓阿姨跟你一起去的,你吃慣她做的飯。”白崇光對于妻子的選擇有些意外,但她這個選擇是最好的。

    這個時候的德國已經很冷了,冷赫拉著窗簾時,看到兩個可疑的人影。這次是臨時決定來的,卻還是被那邊發現了。

    “又是這個律師,好煩,我們就不能換人嗎?”這此時正在監視冷赫的,還是上次的一男一女。

    從冷赫進入酒店開始,他們就收到信息過來了。

    “上面懷疑他跟某些人有關,我們一定要看好他。”女士對于自己搭檔的無腦行為非常無語,要不是因為自己,這人都不知道死了多少次。

    “聽說他在自己國家身份也挺高的,這樣的人也會跟我們一樣嗎?”男士有些無法理解。

    “看待事情不能光看表面,跟你說了多少次!”女士再一次告誡搭檔。

    “小姐。”影月早上起來的時候,就接到吳明澤的電話,他一晚上都沒有回來,不知道在忙些什么?

    “什么事?”影月整了整衣服問道。

    “今天早上有一個人死在警察局門口附近,就是張隊長他們那里。”吳明澤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狀況,如果是在小地方還好說,這里可是國都,這里的警察都是全國最優秀的啊!

    “身份信息以及監控視頻能弄到嗎?”影月知道明澤這么早就收到信息,一定有他的方法。

    “死者是一名流浪漢,就在今天早上四點的時候來到警察局門口附近300米的地方,他一直在爬,但那時候大家都還沒有上班,連個清潔工都沒有。

    監控顯示,那人爬了半個小時就再也爬不動了,又過了半個小時,那人就沒有呼吸了,死亡時間應該就是這個時候。

    最早發現的是一名清潔工,她早上發現這人一直躺在地上,也沒有多想,掃了身旁的灰塵就離開。直到后來人多了,才發現那人已經死了。”吳明澤說完后并沒有掛掉電話,而是長長的沉默。

    影月沒有問他為什么知道這么詳細的情況,也沒有掛他的電話,而是等他說下去。

    “小姐,這個人的身體全是傷口,并且肛門脫落很嚴重。”影月知道吳明澤是懷著怎樣的心情才說出這句話。

    因為吳明澤剛在國都這邊收小弟的時候,手下的一個小弟就被人強暴,最后自殺了,這件事影月知道他是一定會管的。

    張隊這邊法醫的鑒定結果也很奇怪:這個人并不是真正的流浪漢,因為他的皮膚白皙,不像是經歷風吹日曬的人那么粗燥,并且這個人曾經做過整容手術,身份也查不到。

    最后的時刻,他來到這里,很明顯是為了尋求幫助,而他們卻沒沒能給予他幫助,警局里的氣氛一片低沉。

    這個案件的疑點實在太多,暫且不論這個人出現在警察局附近的原因是為何,首先他們要核實死者的身份,查明他死前所經歷的事情。

    出現在警局一般有兩種情況:一是尋求幫助,而是因為犯人就在這里。

    第二個原因是他們所有人都刻意去回避的問題,因為那具尸體肛門處已經破敗不堪,身上大大小小,新的舊的傷口,這人生前的痛苦可見一般。

    祁寒帶著手套,仔仔細細的檢查了整個尸體的全身,每個傷口他都要研究是如何造成的,最后他發現這人的腋下有一顆痣。

    “隊長!”突然想到什么的祁寒急忙把張隊長叫到一邊。

    “我可能認識這個人,這一次我是不會讓他們把案件轉移。”一向不想惹麻煩的祁寒認真起來,張隊長都害怕。

    因為當一頭獅子醒來時,森林必定發生一場獵殺。

    “可以。”張隊長沒有拒絕,祁寒做事想來有他的原則。

    “放哪里真的沒問題嗎?”石天磊不知道為什么亞奇要把這個人放到警察局附近,現實不就是官官相護,這樣做的意義是什么?還不如直接把真相公布到網絡上。

    “警察是不會公布真正的死因。”小夏也懷疑。

    這個男的是他們在追查胡家的時候發現的,真的是應了那句話:地獄空蕩蕩,惡魔在人間。

    “再等等就知道了。”亞奇知道,很快這個國都就會掀起驚濤駭浪,這只是一個導火線而已。

    如果傳到網路,最多也就是引起大眾的聲討,卻沒有實質性的幫助。

    因為決斷不在大眾的手中,而是在裁決者手中,只有讓某些裁決者醒來,才是唯一的出路。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天朝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