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55小說網 -> 無限欺詐師 -> 無限欺詐師的最新章節目錄 -> 第三百九十四章 火槍手

第三百九十四章 火槍手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變高了也變壯了……身體素質彪的有點兇啊!”馮雪虛握了一下拳頭,便感受到了自己身體的變化,得益于菲蘿【以偏概全】的能力,馮雪只需要鍛煉任意一種能力,便可以全方位的提升,而且,不會出現力量暴漲控制不住的情況。

    所有提升的力量,熟練度都會和他自主鍛煉的能力的熟練度相仿,哪怕,他鍛煉的是廣木技……

    咳咳……

    不過表面上,他仍舊是一副和藹可親的樣子,低頭看了一眼一臉懵逼的間桐慎二,伸手撓了撓頭發——

    “藍發……是慎二嗎?”

    “額,那個……G,Gunner……你認識我?”間桐慎二有些別扭的吐出這個陌生的職階,腦子里卻在將其與相應的情報掛鉤起來,不過他失敗了,無論是他成為輪回者之前,還是在奧米伽位面之后,都沒有任何關于Gunner職階的情報,不過,這個陌生的職階卻讓他想起了在奧米伽位面,曾經聽一些宅二代說過,在他們的世界,型月,也就是圣杯戰爭這個世界還出過一個游戲,里面有很多其它的職階,什么裁定者,什么外來者,什么復仇者,什么獸……

    難道這個Gunner也是?

    “真是的,也難怪你認不出來……”馮雪攤了攤手,“吾名瑪奇里·佐爾根,在霓虹的名字叫做間桐臟硯。”

    “爺,爺爺?”間桐慎二結結巴巴的吐出這個詞,眼神不斷的在馮雪的臉上來回掃過,有些自來卷的藍發,和自己略微有些相似,卻又要帥上不少的臉,若說是親戚的話,似乎也說得過去,只不過,哪怕是他知道臟硯年青的時候是個帥哥這種事,但是在真正看到的時候,他卻很難將其與心底深處那個佝僂老者的形象對應起來。

    馮雪對于慎二的錯亂卻沒有任何干預的意思,他也在感應著自己的狀態,Gunner,算是馮雪在規則上讓大圣杯做的一個小弊,它并非是teacher這種網友的調倘,而是真正存在于型月世界的職階。

    作為一個近現代職階,Gunner是Archer職階的變種,衛宮士郎、比利小子、魔彈射手等近現代英靈適用此職階,psp游戲里英靈衛宮曾經說過他最強的職階就是Gunner,至于戰斗力……你可以想象一下紅a投影真核彈的情景。

    不過馮雪選擇這個職階,卻并非是為了手搓核彈,而是因為他之前提到過的,要將黑白姐妹變成寶具。

    畢竟槍械想要成為寶具,又有什么比火槍手這個職階更合適呢?

    不得不說這個輪回者慎二真的是出息了,短短兩分鐘,他便已經從那副驚愕的狀態中清醒過來,不過還沒開口,已經感覺到間桐公館內魔力變動的雁夜便已經破門而入,不過就在他準備營救被“外來英靈”襲擊的侄子的時候,卻被眼前的景象鬧得一愣,隨即有些不太敢確信的吐出帶著疑問語氣的臺詞——

    “父……父親?”

    “嗯,是我,雁夜!十年不見,倒是沒怎么顯老啊!遠坂家的女人拿下了沒有啊?”馮雪笑嘻嘻的打了個招呼,雁夜的臉立刻紅了起來,支支吾吾好半天都解釋不清楚自己對葵沒有非分之想,只是看著她幸福就可以了。

    不過馮雪對這個可不在乎,他只是搖搖頭,指著慎二道:“這是鶴野家的小子吧?我本來還以為這次是櫻召喚我來著的……”

    “我也沒想到,畢竟我本來也沒打算把慎二拉到這一邊來……”雁夜搖了搖頭,對于魔術,他沒有任何的好感,特別是當初和時臣交談后,聽到他對于魔術師后裔的評價之后,更是對這個身份討厭到了極點,櫻的天賦太強,為了保護自己必須學習,但是慎二,他一點沒有拉著他跳火坑的想法。

    可他不知道,慎二聽到他這番話差點沒噴出來——

    什么鬼?煉金術?

    話說你手背上那個真的是煉成陣?

    話說間桐家的魔術怎么變成煉金術了?

    慎二的心里瘋狂的咆哮著,馮雪卻是一副佯裝不知道的樣子笑道:“神秘之所以被稱之為神秘,就是因為它如此的吸引著每一個接觸到的人,你當年不也是一樣?要不要我提醒你一下,黑暗的魔劍士卡利亞……”

    “父親!”雁夜聽到馮雪提起自己的黑歷史,立刻大叫一聲,然后轉移話題道:“您的計劃怎么樣了?”

    “當然沒問題了!只要這次圣杯戰爭結束,將大圣杯徹底解體掉,圣杯戰爭便會就此終結了。”馮雪也不拆穿,只是點點頭道。

    雁夜聽聞此言,臉色也是稍微緩和一些,只要櫻和凜不會背負相互殘殺的命運,至于其他的,也就無所謂了,不,不對!櫻是沒問題了,可是凜!

    想到這里,雁夜臉色一黑,鄭重其事道:“父親大人,我希望您能夠幫我一個忙?”

    “自己家人不用這么客氣,說吧。”馮雪大大咧咧的坐在了間桐慎二的書桌上,雁夜立刻說出了讓慎二有些驚訝的臺詞——

    “我希望您能把遠坂凜……就是遠坂家的這一代Master的Servant擊敗。”

    “原來如此。”馮雪點了點頭,“如果是我下手的話,應該可以在不傷到那丫頭的前提下,將她踢出圣杯戰爭對吧?”

    “嗯。”雁夜點點頭,慎二心態卻是要炸了。

    這他喵的到底怎么回事?上一屆雁夜真的召喚出了間桐臟硯?而且倆人還商量了一個終結圣杯之戰的計劃?可是我他喵的才是Master啊!我還想著靠Servant去圍剿亂入者呢好吧?你給我個帶單獨行動的職階是鬧哪樣啊!而且還是我爺爺!這哪指揮的動啊?

    順著令咒的聯系,馮雪當然感覺到了慎二的心態,他心中帶著些許的愉悅,開口道:

    “這些事情雁夜你就不用管了,我和慎二商量一下,接下來的計劃,畢竟他既然召喚出了我,那就說明他擁有愿望,總不能因為大人的自私,就無視掉孩子的想法不是?畢竟你當年離家出走我也沒攔著你對吧?”

    “不是說好不提這茬了嗎?”雁夜聞言苦笑兩聲,搖搖頭退了出去,臨了還不忘道:“父親大人,千萬別傷了遠坂凜啊!”

    “行了行了!難不成你還想入贅遠坂家不成?”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天朝彩票